第二天。

姜萌萌直接闯入了沈明辉的办公室,问道:“明辉哥,听说你被外公打了一巴掌,快给瞧瞧。”

如果换成以前,姜萌萌一个外孙女是没资格知道沈家的机密,但现在姜家是沈家与沈明超沟通的桥梁,沈长生也不介意透露点风声给她。

沈明辉到现在憋着一口气,他怎么都想不明白,沈长生说变卦就变卦。

“萌萌,你给我评理,爷爷怎么能这么对我,把林初雪送给一个外人都不给我?”沈明辉不服气的说道。

姜萌萌说道:“明辉哥,爷爷这是为了我们沈家好,东海战神可是东海市最近崛起的新星,如果我们沈家能攀上这一条线,那我们可是跟白云飞,赵龙,陈彪平等的存在,东海市谁敢不卖我们沈家面子。”

沈明辉还是想不通,这三年,他连林初雪的小手都没摸过,怎么甘心将自己的禁脔,转手他人。

“可是,我们不是有了二弟了吗,他还跟黄燕君在发展,这要是成了,我们跟黄家就是亲戚,何必去求外人。”沈明辉气吼吼的说道。

在爷爷面前,是敢怒不敢言,但是在姜萌萌这个妹妹面前,他是什么都敢说。

姜萌萌直接无语,沈明辉真是猪脑子,要不是看在他早晚要接任沈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,她直接就开骂了。

“明辉哥,咱们先不说明超哥跟黄燕君能不能成,就算是成了,你觉得一个黄家能挡得住,那么多大老?”

姜萌萌狠狠的戳了一下沈明辉的脑子,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除非明超哥,还能前进一步,那时,才能震慑那些宵小。”

清甜可人草莓女生暖系写真

沈明辉怪叫了一声,“二弟已经这么牛逼了,还怎么进一步?”

三十已经是东海特种大队的大队长,放眼三江三市都已经的了不得起的人物,这还怎么进步啊。

虽然姜萌萌知道很难,可是眼下的局限,沈明超就是沈家的部期望啊,他才是沈家的忠良砥柱,靠人不如靠己的道理,她还是知道的。

黄家也正是看在了沈明超的前途上,才会让黄燕君相亲。

姜萌萌叹气的说道,“这就看明超哥自己的本事了,等到了那时候,黄家又算了什么东西。”

中午,江心公园。

赵龙看着开了几年摊子,转手他人,心中不是滋味。

沈七夜笑道:“看不出来,赵老大还是一个恋旧的人?”

早上,赵龙说有事找自己,沈七夜这才从沈氏集团里出来。

赵龙笑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我,我看你才是真正恋旧的人,你打算怎么对付沈家,对付沈长生。”

卖儿媳的想法都想的出来,这沈长生还真是毒。

现在赵龙是自己的心腹,也不是不能说,沈七夜将父亲临终前的逼着他誓的事情说了一遍,听的赵龙是一愣一愣的。

沈君文的心思,他能理解,沈家是什么德行,他岂能不清楚,所以他才逼着沈七夜发下毒誓,但这却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天大的难题。

赵龙感叹的说道:“你爸还真是厉害,早就看出来你是一条人龙啊,不过你那二哥沈明超也不差。”

沈七夜笑道:“他跟黄燕君好上了?”

想起黄燕君,他觉得这个姑娘挺逗的。

赵龙摇头:“听说两人相亲的不是很顺利,黄燕君看不上沈明超。”

沈七夜笑道:“这事不是黄家主动提的相亲,怎么黄燕君还看不上?”

赵龙直直的看向沈七夜,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

“我?”沈七夜一愣,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。

“现在黄家小公主的偶像可是东海战神,你的每一场比赛,她基本不拉下。”

说到这,赵龙的面色突然凝重起来:“所以,黄家花了重金请来高手,为的就是打败你,好让她回到沈明超这条轨道上。”

沈七夜真是哭笑不得,他想过黄家向他发起挑战,毕竟是东海市的首富,要让黄家向地下大老低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但是他万万没想到,黄家打败自己,竟然是为了成她跟沈明超,真是无妄之灾。

闲聊了几句,目送着沈七夜走远的背影,赵龙越发觉得看不懂:“沈七夜,你到底还能创下多少奇迹?”

沈七夜已经是九连胜了,等于说是有九方的势力,承认沈七夜是东海大老,如果连黄家都落败,那么他就是东海真正的王者。

下午,沈氏集团办公室。

沈长生又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但他一进来就问林初雪:“初雪,你把最近季度的财报念一念。”

林初雪是财务经理,这些早就烂熟于胸,然后在会议室上将这一季度的收支念了一遍。

沈长生问道:“初雪,我们下个月要还银行多少贷款?”

老刘等部门经理,是竖起了耳朵,毕竟这关系到了公司的未来。

而沈明辉等沈家子弟,皆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,他们只管挖钱,谁管公司欠多少钱啊。

自从沈七夜的父亲去世三年后,沈家这帮米虫挖空了心思捞钱,沈氏集团早就入不敷出了,只能靠银行贷款勉强活着。

林初雪说道:“算上本金跟利息,一共是一千六百万。”

“我草,怎么这么多!”沈明辉直接爆粗。

他起了个头,沈家的子弟纷纷开始吐槽。

“林初雪,你有没有搞错,我们沈家怎么会欠了这么多钱。”

“是啊,沈氏集团资产一个亿,这幢办公大楼就去了五千万了,再加上设备,闲置土地,等于说公司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?”

“哼,还不是给员工的工资发多了,要我看,以后过年过节的福利一律取消。”

“沈老,就得这么干。”

沈家的子弟纷纷揭竿而起,他们不关心公司的财务,但是公司里有没有钱,他们肯定关心,不然去哪捞钱。

老刘等部门经理,则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,张口就开始互喷。

“钱哪去了,还不是被你们这些米虫给吃了。”

“有本事,让林经理把报销的账目拿出来念念。”

“你们一个人每个月报销了多少钱,心里没点逼数?还说我们的工资发高了,你们一个月报销的钱,都顶得上我们两个月的工资了。”

虽然老刘等人都知道这是沈长生包庇纵容的结果,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。

但是,让他们负气走掉,他们又做不到,毕竟沈氏集团不光是他们沈家的,也是他们一手带大的孩子。

沈长生将两边的反应尽收眼里,看向林初雪问道:“初雪,那你看这个危机怎么渡过?”

“问我?”

林初雪双眼一抹黑,我只是一个部门经理,我上哪去给你们弄一千多万啊。

姜萌萌气翘着二郎腿,优哉游哉的说道:“你昨天收了那么多礼物,随便拿出一点都够公司渡过危机的了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啊,沈家的人狂点头,他们秒懂沈长生的用意了。

“对啊对啊,林初雪,你昨天收了那么多大老的礼物,什么跑车,黄金,那可都是硬货。”

“你可不光是部门经理,你还是我们沈家的孙儿媳,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”

“林初雪,你可要跟你老公沈七夜多学习,他一直都说自己大公无私,一心为了公司,你总不能他拖后腿吧,你这样让死去三叔寒心啊。”

老刘等人面面相嘘,昨天的生日宴会,他们也听说了,但是沈长生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?

你是董事长,又是长辈,你让林初雪捐钱,你们沈家的人就不表示表示?

这一碗水端的太不平了。

林初雪看了一眼沈七夜,见他点头,顿时有了勇气。

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