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果视频成年app污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巧莲坐在张文广身后,听着张文广的话,心头一暖,不管人家这话是真心实意还是客套,听着都让人心里舒坦。

看起来大姐嫁的这个男人真不错,对大姐肯定是言听计从,真好,大姐这回也算是苦尽甘来了。

说话间,马爬犁开始上坡,巧莲知道,离着大营村不远了。

于是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,靠近俩娃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话。

然后巧莲就把他们从石家沟出来时,俩娃戴的帽子取了出来,让俩娃把帽子和围巾都摘下来,换成以前的。

财不露白,有钱也不能显摆,他们娘三个全都是一身新的行头,太出眼了。

在外面赶路大家伙行色匆匆谁也不会注意,可是进了村子,却不得不小心。不是巧莲太小气,实在是对人性太过了解。

大姐家里过得好,或许不会动什么心思,但是她那个娘还有哥哥嫂子可就不敢说了。

当初能为了聘礼,把她卖给曲家当媳妇,就足以证明母亲和哥哥都是什么人了。

尤其是她那个童养媳的大嫂,最是蔫儿坏的人,没出嫁前在家里,不知道吃了多少亏。

巧莲也不是傻子,哪能还傻乎乎的打扮成暴发户去见他们?
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大衣虽然新,却是普通的布匹和棉花,不值多少钱,不算多出眼。

但是那围巾和帽子不一样,围巾是最好最柔软的羊绒,帽子虽然是高仿,但看着就跟真的一样,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非常值钱。

一个是巧莲没法解释这些东西的来处,第二也是怕母亲和嫂子眼红,谁知道她们会不会起什么歪心思?

所以,巧莲才会让孩子们把帽子围巾换下来,换成自家做的棉布帽子,那东西不起眼,相信没人会要。

至于里面穿的坎肩儿和保暖衬衣,巧莲刚才也交代孩子们了,坎肩儿找机会脱下来放在大衣一起,到时候巧莲会收起来。

保暖衬衣穿在里面,谁也看不见,晚间睡觉的时候脱了,巧莲给藏起来就行,别人不会注意。

这一次来大营村,巧莲也没决定是否长久留下来,还是要看姐姐他们的态度,还有这边是否有留下来的机会。

安家落户肯定需要土地,没有土地就没有出产,就算她有系统什么都不缺,也得给她个理由借口啊。

不然她不种地,却衣食不缺,早晚会被别人怀疑的。

而这时候土改已经过了,巧莲也怕,村里没有闲置的土地,那她想要留下来,就有些困难。

反正离开营匡子村时,话没有说死,钟书记那头也说了,一切都还给她留着,如果这边不好,那就再回去。

所以巧莲的打算是,在这边住到过完年出了正月,如果这边没法安家,那就再回去。

主要是这个冬天,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。她们母子不能一直住在李家啊?

这边毕竟是亲姐姐,就算住一阵子,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。

就在巧莲心里琢磨这些事情的时候,张家兄弟已经赶着爬犁下了坡,直奔着坡下去了,不用说,这肯定是大营乡了。

“妹子,这就是大营乡了,说起来咱这大营啊,也不是平白无故就这么叫的。

清末的时候,营口有名的大参户谢太新,雇了一百多号人,就在咱这地方种棒槌。

棒槌知道吧?就是人参,那东西可值钱了,不少人家都种。”

“咱这边管种棒槌的地方叫棒槌营子,一百多号人的棒槌营子,那可就是大营子了,所以啊,咱这村就叫大营了。”张文广一边赶着爬犁进村,一边给巧莲介绍了一番。

对于这边,巧莲其实也多少知道一些,大营村隶属于抚松,离着东北名山长白山已经不远了。

长白山那可是满清龙脉圣山,当地出产好多种名贵的药材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人参了。

从清朝中后期开始,民间就有人工种植人参的行业,也因此,抚松境内,很多地名都是跟人参有关。

地名里带营的,基本上就是以前种植人参的地方,比如这个大营。还有什么前营子、后腰营子等等,都是如此。

抚松是块风水宝地,不光物产丰富土地肥沃,还盛产人参。

这也是巧莲想来的一个原因,这边发展的机会多,比石家沟那个满山破石头的地方强百倍。

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既然有机会走出石家沟,无论如何她也应该试着迈出这一步。

不光是为了她自己,也是为了俩孩子,石家沟那破地方能有什么发展?她难道要两个孩子一辈子就留在石家沟种那几亩破地么?

“妹子,到了。”就在巧莲心里胡思乱想的工夫,张文广赶着马爬犁在一处院落外停下来。

“孩子娘,赶紧出来,快看看这是谁来了?”张文广朝着院里大声的喊道。

话音刚落,就见到从里面跑出来几个人。

一个女的二十二三岁的模样,穿了一身紫红色的棉袄,头上也没戴帽子,急火火地从里头跑出来。“我妹子呢?我妹子在哪儿?”

巧莲下了爬犁,朝着对方喊了一声,“大姐,我来了。”

瞧见这人的样子就知道,肯定是大姐没错,因为她们姐妹的长相有八分相似,绝对认不错的。

“妹子,可算来了,姐想想的都快疯了。

说咋这么倔呢,让来就来呗,咱家还能缺吃用不成?”陈巧娟一把就抱住了妹妹,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。

面对着这般热情的姐姐,巧莲心底的那股思念之情再也压不住了,回手抱住了姐姐,姐妹两个就在大门外,这么抱头痛哭。

能不哭么?这姐俩都是被母亲哥哥给卖了,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,同病相怜呢。见了面想起过往那些心酸的经历,怎么可能不哭?

“大嫂,千盼万盼的把巧莲妹妹给盼来了,这咋还在大门口就哭上了?

这大冷天顶风冒雪的,巧莲妹妹还带着俩孩子呢,赶紧请人家进屋啊。”一个年纪跟陈巧娟相仿的女人,含笑着开口说道。

“巧莲妹子,我是张家二媳妇,跟姐姐是妯娌,成天听大嫂念叨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