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方此时听了这两个名字,又觉不妥了,总感觉为林诗轩的小女儿取名,如何也要认真,差一丝都不妥。

他倒不至于将所有常用和不常用的汉子部抄下来铺开,然后套圈,套到哪个是哪个,不过必须费些心力。

“那驸马爷再想想,想不出就用霖字。”

陈方点头,刚才林诗轩念了这个以霖为名的名字,林清霖,最后一个字和姓氏同音了,总感觉有稍许不妥。

“对了,驸马爷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

“第二件事算了!”

“到底什么事情,驸马和我见外,就不好了。”

林诗轩拉着陈方的手,让他轻轻抚过丝绢。

“本来是想请清雪姑娘到坊中的,她去了洛阳,就算了。”

“哦,坊中怎么了,高安殿下怀孕了?”

“是靖南公主殿下。”

“靖南公主?哦,我知道了,玉儿你觉得有些烦,所以说这事罢了。”

爱笑的天蝎座女生午后治愈系写真

“好了,就让玉儿去工坊吧!让林阁主也清净些时间。”

“那正合了玉儿心思,她回来,已经在我耳边吵着要去唐工坊,至少吵了八十一次了。”

林诗轩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笑容,陈方心想,反正不是照顾自己,怡儿应该有办法让那丫头少说话的。

“那林阁主,陈方就告辞了。”

“等一下,有那般急么?”

林诗轩一双明眸中淡淡光彩,陈方看的分明。

“也不急,那就陪陪阁主。”

陈方离开临清安阁,马车中多了一个二八,不对,是二九,好像也不对,应该是二九加一芳华的姑娘。

陈方从临清安阁坐马车坐到唐工坊,感觉自己身边仿佛养了一群小鸭子,呱呱的,吵的耳朵有些疼。

陈方干脆闭了眼睛,那里林清玉依然絮絮叨叨,看驸马闭了眼睛,一点眼力劲也没的继续自说自话。陈方感觉她面对着墙,也能嘴巴不带停的。

陈方实在烦了,狠狠一巴掌拍在林清玉屁股上。

“再吵我把你嘴巴堵住了!”

“驸马爷用什么堵啊?”

“用昨天我还没换的袜子。”

“驸马爷换一个东西堵吧,袜子太臭。”

啊啊啊,陈方干脆不说话了,再说自己真想堵林清玉的嘴巴了。

进了唐工坊,陈方将林清玉直接扔到刘怡那里,赶紧跑了,这样有点怕这姑娘了。

让刘怡收拾她去,就不信以怡儿的本事对付不了林清玉,到时候使点小手段,比如点哑穴之类的,看她还怎么说话。

离开了怡儿那里,陈方终于清闲了一阵,耳边也不再充斥着呱噪。

就在陈方经过荷塘时,荷塘里的青蛙呱呱叫了两声。

陈方抓住一个经过的健妇胳膊,这比普通人腿都粗的胳膊陈大坊主差些没抓住。

“找人,将荷塘里的青蛙都抓了!”

“驸马爷抓青蛙做什么?”

“开膛破肚,抽筋扒皮,做田鸡饭。”

陈方一句话,自然工坊里一堆人要忙开了。

到正午时,一大筐的青蛙被抓在一处,听说为了抓这些青蛙,荷塘的水都放空了,驸马爷说的,荷塘里的青蛙部抓了,那就不能放跑一只。

一大筐的青蛙,那呱呱呱的声音响彻食堂这边。

陈方特意叫了新来的林清玉,让健妇在她面前表演什么是扒皮抽筋,开膛破肚。

等青蛙杀了过半,那里林清玉跑了陈方面前。

“驸马爷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东西,长安这里的田鸡比洛阳的更大更肥许多,今日可以吃个够了。”

“呃!”

陈方无奈的挥了挥手,自己走了。

中午吃的饭菜中,一大碟的爆炒田鸡,林清玉这丫头果真吃的狼吞虎咽,没有一点淑女风范。

她吃完,还说了一句话。陈方听到那句时,真想说你说的怕是你自己吧!

林清玉说的是,让你们成天呱呱呱乱叫,吵的人好烦,以后叫不了了吧!

哎,罢了,这丫头的好陈方此时是一点没找出来,至于吵,深有体会。

自己这含沙射影的一计,彻底白搭。还让林清玉吃了一个满足。

下午陈方去陪小思思,那里刘怡带了林清玉过来。

“驸马,怡儿现在刚刚初孕,还不需要人照顾,有桃红在那里陪我说几句话就好了。”

陈方看了看刘怡,卧槽,不会吧,自己的怡儿也被打败了,点哑穴啊,别不好意思。

这才半天,连怡儿都忍不住,将林清玉送回来了。

“怡儿,你现在需要人照顾!”

“驸马给我安排了桃红,现在有她在我身边就好了,等过些日子,再让临清安阁的人过来吧!”

“好吧!”

陈方还能如何,总不至于将林清玉硬塞给怡儿。

怡儿将清玉姑娘送来,就走了,走时看了看林清玉,一副嫌弃的目光。

有她在,感觉身边多了一大堆人一般。

“驸马爷,靖南公主身子确实不怎么需要我专门照顾,现在普通侍女照顾就好。”

“那你回阁中吧,我让人送你。”

“我才不回去,我觉得坊中挺好的,阁中无聊死了,除了竹海就是老楼,现在一天也没几个人来阁里,母亲一心照顾小妹妹,都不陪玉儿说话,无聊死了。本来想找新君和小蝶妹子说话,他们见了我就跑。”

“那你就留在坊中,你觉得哪里有趣,就去哪里吧!”

“我觉得驸马爷有趣!”

陈方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这怎么说话的,自己怎么就有趣了。

“我很无趣的,清玉姑娘要留下,我给你找个能尽情说话聊天的地方。”

“好啊,驸马爷给我找什么地方?”

陈方将林清玉带到银叶雪篱她们住的院子,扔在了这里。

这些丫头,一般喜欢群居,群居热闹,让林清玉和她们住一起,更热闹。

陈方此时有些心烦,一直在想,这真的是林诗轩的女儿,林清雪的妹妹,性子一点不像啊!

她要是有清雪一半的性子,就好了。

暮色起,陈方抱着小思思在长廊那边闲坐。几个织女绣娘围着,在那里逗小思思。

小丫头特别招人喜欢,只要她来这里,总有几个织女绣娘逗她,有时候织女绣娘做了小布偶给思思,或者别的小动物,思思抱了就不撒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