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噗噗噗......

   一道道液体迸发的声音相继出现,一道道血线如绵绵的细雨,挥洒于这方寸空间!

   十二护卫的身躯如同风中柳絮,在银色的飓风刮过之后,再也维持不住身躯,伴着血雨腥风飞快的崩解,一块块血肉、骨骼,条理分明,如庖丁解牛,分解得干净彻底!

   赵吟风愕然的望着在十二护卫身周穿梭的银色剑光,像望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,无法言语,无法呼吸!

   一招!

   吴先仅仅只是出了一招,便将十二个联手可敌元婴的金丹护法给斩杀了!

   原本赵吟风还以为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是一条会咬人的狗,所以肆意欺凌,但现在他才发现,那个年轻人不是什么会咬人的狗,分明就是一条巨龙!

   与之相比,自己才像一条狗,一条凄惨狼狈的癞皮狗!

   踢到铁板上了!

   赵吟风心中一遍一遍的翻涌着这个事实,却始终不敢面对!

  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,他怎么可能这么强!

   他望着吴先那张冷漠的脸,牙关咬紧,青筋暴跳!

   艺术新娘惊艳模特高清写真图

   “吴先是吧?我记住了!听好了,今日之耻我赵吟风牢记于心,他日我必加倍奉还!”

   “等死吧,我会让知道,大家族的人,和下等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在什么地方!”

   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,赵、吟、风!!!”

   说完,他取出一张玉牌,“咔吧”一声便捏碎!

   随着那张玉牌的破碎,赵吟风的身体变得虚化,仿佛随时会在此方空间消失!

   这是赵家为后辈做的生命保障,玉牌捏碎,便会遁入虚空,随后在赵家的祖地出现!

   玉牌蕴含空间之力,一旦发动,则形如消失,再无人能攻击到遁入虚空的赵家修士!

   望见赵吟风突然暴露出来的这手,吴先冷笑一声:“雕虫小技。”

   随后,他伸指朝着赵吟风遥遥一点!

   此时赵吟风的身躯已经接近完全虚化,仿佛下一秒他就会遁入虚空,永远消失不见!

   甚至就连赵吟风脸上的狞笑,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!

   但在吴先的这一指之下,赵吟风愕然发现,他那已经趋至虚化的身躯,竟突然停止了继续虚化的迹象,身躯半虚半实,如同一具白日中的幽魂!

   “这......这怎么可能!?”赵吟风有些慌乱起来:“这是什么手段!?怎么可能阻止得了虚空术法?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   还未等赵吟风反应过来,他便感觉到一阵微弱的扭曲力,自他的右肩向左,直直的朝着他的心脏冲去!

   那扭曲力虽微弱,但却份属于空间之力,且空间之力有蝴蝶效应,微小的扭曲会变得越来越强!

   “不......不要啊!不要杀我!”赵吟风已经完全乱了阵脚,脸色已经完全变了,一副丧家之犬般的模样:“对不起!我有眼不识泰山,求放过我,我做牛做马都可以,我还有钱!我还有很多宝物,求放过我......”

   但吴先却始终面无表情,指着赵吟风的手指缓缓的旋转,显然打算杀之而后快,半点余地都不留!

   扭曲之力已经侵蚀了赵吟风的大半个身子,赵吟风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,在即将丧命之前,他终于顶不住这巨大的压力,晕了过去!

   然而却在此时,那赵吟风的胸口处突然浮现了一阵怪异的能量波动,并不是要攻击赵吟风,反而是要将赵吟风护住,挡住自赵吟风右肩袭来的空间扭曲力!

   吴先脸上出现诧异的神情,正要加快指尖的扭曲力,但为时已晚,那诡异的力量波动已经护着昏迷过去的赵吟风,遁入了虚空之中。

   吴先默默的收回手,如今他的修为毕竟只有金丹期,御使空间之力还是难以做到的事,之所以刚才看似能扭曲空间,实际上确是利用那枚宝物的漏洞做文章,才有如此战果。

   视线一转,只见满地都是十二护卫的残肢,远处是不省人事的长发披肩男子,而那个矮胖小胡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 心里叹了口气,每当两股势力发生冲突,往往流血流汗的都是那些手下人,就算是战败身亡,那些首脑往往也能活到最后,倒是可惜了这帮手下的命,就这么白白逝去,连个收尸的都没有。

   “无仙神道——三味妖火!”

   掐指一引,十三道摇曳着的妖火缓缓出现在那十三具躯体之上,妖火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血肉之躯,那些落在地上的血肉一点一点的变得焦黑、碳化,化为灰烬。

   “啊!!!”

   在十三道身躯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惨叫,其声凄厉,似在地狱中遭受惩罚的厉鬼,声音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痛苦意味。

   原来是那个长发披肩男子,正惨嚎着疯狂的打滚,要把身上的妖火扑灭!

   但吴先的火法哪有那么好扑灭的?

   尽管拼命挣扎着,那长发披肩男子终究还是慢慢没了力气,动作一点一点的停了下来,再无声息,任由妖火一点一点的将他的身躯吞噬。

   少顷,一共十三具身躯,皆被焚烧殆尽,再无半点生机!

   吴先转过身来,望着一片狼藉的铁匠铺,与完好无损的莫家父女,无奈的摊了摊手:“抱歉,没能留下他。”

   莫英雄哈哈一笑:“没关系,还要多亏帮忙啊,不然我今后这铁匠铺怕是要开不下去了......”

   莫嫣然从父亲身后走出来,望着吴先的眼神也满溢着一样的神采。

   “开不下去?”吴先一愣,疑惑的问道:“觉得今后还可以安心把铁匠铺开下去吗?”

   莫英雄有些奇怪,以为吴先指的是铁匠铺一片狼藉的事,便笑着摆手:“铁匠铺虽然被人砸了,但修好却只需要一笔小钱,随便找个五行术士花半天功夫就能搞定了,然后咱们明天接着开业。”

   “问题是......”吴先皱起了眉头:“那个什么赵吟风,似乎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,我刚才没把他留下,他会放过我们吗?”

   “我记得我应该也有些许势力,如果我没失忆还可以帮们镇住场子,说不定还可以把他们干掉,但我现在失忆了,恐怕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   莫英雄的脸色一僵,显然此时才想到这个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