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蓁接过银票,眼露好奇之色,举在自己面前看了几息,这就是银票吗?

中间写着银票代表的数额,两侧各写着年月日和票号等信息,最边缘部位,则是印着特色花纹。

其上用不同的印章,盖了好几个大印。

宝丰银号?貌似枣林镇上没有吧?

也就是说,她如果想要兑换银票,就只能去县城了?

穆明小心瞧了少年一眼,冲叶蓁解释道:“你放心,这宝丰银号是大楚朝最大的银号之一,在各地都设有分号。”

“你只需拿着银票,去最近的县城,就能兑换出来,也可以直接当银钱使用!”

叶蓁点点头,装作把银票塞入袖口,实则是放入了空间中。

“你可以走了!”穆明又看了一眼少年,确认主子没有别的吩咐,扭头冲她说道。

叶蓁心中一喜,连忙点头,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。

天哪,她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,离开这两个人了!

“等等。”却见穆明皱了下眉,突然叫出她。

玩具店里的顽皮少女图片

叶蓁缓缓转身,装作疑惑的模样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心中的警惕却是已提升到最大。

难道对方反悔了?想要收回银票?还是取她性命?

穆清风瞥了女娃一眼,注意到她向后发力的双脚,明明紧绷,却又故作无辜的脸颊,无趣的挪开双眼。

真是拙劣!

“你走错方向了,想要出寺,需走这边。”

穆明手指着,和叶蓁刚刚走时完相反的方向,说道。

“哦哦,原来是这边啊,我就说嘛,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呢。”

叶蓁脸上一僵,匆忙转身,往对方指点的方向走,嘴上同时打着哈哈。

穆明眼中闪过一抹怀疑:“你….这是不识路吗?”

“咳咳咳,怎么可能?我识路的!”最后一句,叶蓁说的格外用力。

她真的认识路,桃花村周边的地方,包括偌大的葫芦山,她都不会走错,谁知道换了个地方,她就不认识了呢?

心中的小人无限哀怨,难道她这辈子也是个路痴?

不等穆明再度询问,一旁的穆清风,突然神色淡淡的开口了:“你送她离开后山。”

“主子,那您这里….”穆明脸上闪过一抹忧虑。

“我这里不用你操心,去吧。”穆清风脸上的神情,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
“是!”穆明无奈应道,主子一向是说一不二的性子,他可以询问一次,但绝对不可以再询问第二次。

不然就算是他,也讨不到好。

“跟在我身后!”穆明扭头冲叶蓁说了一句,迈步就向前方走去。

他要快去快回,放主子一人在这里,他实在是不放心。

“好的!”叶蓁回过神来,追在男人身后,走了几步,突然又扭头回望一眼。

俊美无双的少年,一人静静立于树下,神色淡漠,琥珀色的黄昏带着淡淡朦胧,环绕在他的身侧,清冷寂寥。

“跟上!”穆明扭头提醒。

这一走神,叶蓁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地就慢了。

“哦哦?我跟上了!”她脚步加快,小跑着跟在男人身后。

大树下,穆清风的视线落在女娃背影上,眼中闪过一抹迷惑,为什么….他会觉得这个女娃,有几分熟悉?

…………

时间倒退回一个时辰前,山门外,早已经收拾好东西,退还木桌的叶铭两人,不时望向山门方向。

叶杏抬头看了眼天色,扭头眼含忧虑的说:“哥,现在已经未时了,姐姐怎么还没出来?”

姐姐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?

那几个贵人,是不是为难姐姐了?

叶铭眉头紧皱,心中焦急,但面上却强撑着没表现出来。

妹妹年纪小,自己是妹妹的后盾,如果他表现出来,肯定会让妹妹更加担忧。

“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。”他轻声安慰道。

叶杏抿抿唇,不再说话了。

半个时辰后,山门外的小贩,开始收拾起东西,就连之前在叶蓁隔壁的大娘,也不再售卖,收拾起来。

“哎,那小娘子怎么还没出来?这不会出啥事了吧?我听说啊,那些贵人出手虽阔绰,但着实不好伺候呢。”

“有时一个不好,惹怒了贵人,挣不到银钱不说,还会受惩罚呢!”

妇人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扭头傍边的叶铭两人说道。

叶杏扯了扯叶铭的衣袖:“哥,你说姐姐她会不会….?”

“不会的!杏儿放心,你姐姐聪慧机警,不会有事的!”

这话看似是在安慰妹妹,实则也是在安他自己的心。

不然他又能怎样?

进寺寻找妹妹吗?万一和妹妹错开了怎么办?

倒时妹妹见不到他们,独自归家,路上遇到啥事儿怎么办?

“哎,哎。”妇人听到这话,连声叹气,摇着头离开了。

山门外的人流渐渐稀少起来,当天边的太阳渐渐西沉,这片地方,转眼就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“呜呜呜,哥,姐姐…姐姐她怎么还没回来?她是不是回…..”

大滴大滴的眼泪,从叶杏眼眶中滑落,她呜咽着说着,话刚说到一半。

远远的就听一声清脆的叫喊声传来:“哥,杏儿!”

叶杏猛然抬头,眼眶中还挂着泪珠,睁大了双眼,努力往前望去。

“姐姐?呜呜呜,姐姐你终于回来了,我好担心你!”

叶杏儿就像是颗小炮弹般,一头冲进向这边跑来的叶蓁怀中,忍不住又哭了起来。

“不哭,不哭了,是姐姐不好,让杏儿担忧了,姐姐以后再不会了!”

叶蓁目光温暖,伸手轻拍着妹妹的后背,嘴上柔声安慰道。

叶铭走到两人身侧,不放心的问:“蓁儿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怎么耽搁到这时辰?是不是那几个贵人为难你了?”

听到问题,叶蓁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:“咳咳,没有,那些贵人不仅没有为难我,还赏赐了我不少银子呢。”

瞧见哥哥疑惑的目光,她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:“那玉泉寺实在太大,我…我迷路了。”

“在里面转悠了很久,询问了寺僧,最后才走出来。”

叶蓁也很无奈,唉,她想了又想,也只能实话掺杂着假话说了,不然完无法解释,她为什么耽误这么久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