怨天尤人。

   不是苏昊的个性。

   骂一句老天,发泄心中愤懑而已。

   这厮不怨天,也不怪亲人爱人的不理解,归根结底,是他不够强大,把痛苦和悲伤带给了亲人、爱人。

   绝望。

   不至于。

   在他看来,只要活着,就有希望。

   即便现在他看不到希望,不等于永远看不到希望。

   在湖边长椅上坐了许久的他,心绪渐渐平复,事已至此,痛苦没什么用,他有足够的耐心,等待希望降临。

   原本他还打算在离开京城前,回去看看老妈,这么一整,不用回去了,回去只会让老妈更生气。

   “北清,别了。”

   苏昊自语,缓缓起身,深深望一眼远处的塔、近处的湖。

   可爱卖萌嘟嘟嘴女生日常私房生活照

   北清大学,是苏昊和刘蓓蓓相识相爱的地方,可如今,苏昊多待一秒,心里就多一分歉疚与自责。

   这一走,什么时候再回来,苏昊心里没底,也懒得为此瞎琢磨,他摆弄手机,给周铁峰打电话。

   “苏少,有什么事?”

   接通电话的周铁峰,言语中流露着敬意,没有因苏昊丧失逆天战力而有丝毫怠慢或不耐烦。

   苏昊道:“周哥,给我安排个差事干,去那种最危险最偏远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。”

   “最危险最偏远……”周铁峰沉吟,似乎不忍心苏昊吃苦涉险。

   苏昊知道周铁峰此时婆婆妈妈,是在为他着想,开玩笑道:“周哥,你要是为难,我可就直接去畅春园找李公了。”

   周铁峰苦笑两声,道:“既然苏少心意已决,那我就安排一下,正好前几天,李公一位老部下,托我给西南战区利刃特种作战大队物色一位总教官,苏少愿意屈就的话,我现在就联系李公那位老部下。”

   “这个利刃特战大队,够危险够偏远吗?”苏昊问周铁峰。

   周铁峰道:“利刃特战大队,有着南国利刃之美誉,是军所有特种部队中的翘楚,他们驻地在西南边境,想必苏少也知道,西南边境比较特殊,跨境贩毒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主要是从西南边境渗透进来,所以,利刃突击队也就成了军唯一一支常年进行实战的特种部队。”

   “常年实战……不错……”

   苏昊决定去利刃。

   “那我现在就为苏少安排。”

   周铁峰话里带着股兴奋劲儿。

   在周铁峰想来,即便苏昊丧失逆天战力,武功底子还在,格斗经验或者说杀敌经验又极为丰富。

   利刃特种部队那些骄兵悍将,有苏昊这样一位老师,必定如虎添翼,能多戳取一些功勋,少一些伤亡与牺牲。

   苏昊挂断电话,没立即离开北清大学,走之前,他怎么也得跟三个舍友坐一坐,吃顿饭,痛饮一回。

   傍晚。

   北清大学正门外陈泽、李耀文、王晓军与苏昊碰面。

   “晓军,恢复的怎么样了,能喝酒吗?”苏昊问王晓军。

   “老大你要喝,那我必须能喝,死也得喝,打着吊瓶也得喝。”王晓军这话逗乐苏昊、陈泽、李耀文。

   陈泽笑道:“老大放心,他能喝,前两天还和我、耀文,在烧烤一条街撸串喝啤酒,喝得烂醉,跑去女卫生间撒了一泡尿,被人当成流氓,要不是我和耀文低三下四赔不是、道歉,他铁定挨揍。”

   王晓军被陈泽道出丑事,尬笑。

   “能喝就好。”

   苏昊笑着拍了拍王晓军肩头。

   进出校门的师生,都忍不住多瞧苏昊几眼,也有不少人羡慕陈泽、王晓军、李耀文,羡慕他们能跟苏昊称兄道弟。

   李公来北清大学考察后,苏昊就成为北清大学空前绝后的传奇学生,令所有人敬畏乃至仰慕。

   那些看不惯苏昊的小男生,也彻底服了。

   陈泽、王晓军感受到别人的异样目光,意气风发。

   略微腼腆的李耀文,也习惯了人们这种目光,从容坦然,自信而不自负。

   他们同时在心里感激苏昊。

   四人说笑着离开校门,来到北清大学附近一家小有名气的私房菜,上二楼,占了一间豪华大包房。

   负责管理包房区的女领班有些不乐意,委婉劝四人去一楼大厅等位置。

   王晓军瞥一眼女领班,开口要三瓶五十三度国酒。

   女领班立马改变态度,赶紧为四人沏茶倒水。

   三瓶酒超过五千块,这一桌饭不得花费上万块,这么不差钱的客人,女领班可不敢怠慢,更不敢得罪。

   陈泽对苏昊道:“老大,学生会那个谭斌被学校处理了。”

   翻着菜单的王晓军抬起头道:“跟咱们老大对着干,他不倒霉,谁倒霉?”

   “他活该,除了收一些学生会干部的财物,对这些人进行举荐、提拔,还嫖娼赌博,时不时要求下边人请他做大保健,潜规则了文艺部几个漂亮女生,这么一颗老鼠屎差点坏了一锅好汤,咱们北清享誉百年,居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渣。”

   陈泽提起谭斌颇为气愤。

   李耀文道:“我都不敢去想,谭斌如果没招惹咱们老大,顺顺利利走上仕途,会怎样。”

   苏昊笑道:“没出校门就已劣迹斑斑,这种人,在仕途上走不长久。”

   李耀文觉得苏昊这话不无道理,缓缓点头。

   十几分钟后,酒菜上桌。

   四人倒满酒。

   “这第一杯酒,敬老大!”爱热闹善于在酒桌上营造气氛的王晓军举起酒杯,继续道:“祝老大一切顺利,心想事成,和蓓蓓嫂子幸福美满。”

   王晓军、陈泽、李耀文不知道苏昊和刘蓓蓓之间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 为了不影响这顿晚饭的气氛,苏昊只字不提和刘蓓蓓分手的事,压抑着内心的痛苦与自责,笑着举杯。

   “干!”

   四人干杯。

   放下酒杯的苏昊,笑道:“这次聚完,就不知是何年何月还能再聚,所以,今天,咱们四个,要一醉方休。”

   “老大……你又要消失?”陈泽笑着问苏昊,不是很意外,这一年来,他们这位老大时不时消失。

   他和王晓军、李耀文,习以为常了。

   “这次得消失很久,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也说不准。”

   苏昊这话,使陈泽的笑容僵滞。

   王晓军、李耀文面面相觑,不淡定了。

   “虽然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,但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苏昊言罢,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,再次一饮而尽,豪迈不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