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鲲抡起甩棍猛砸苏昊头顶,结果用力过猛,反弹力道太大,虎口裂开,甩棍脱手而飞,差点砸到王子文。

岿然不动的苏昊面露不屑盯着周鲲。

周鲲恼羞成怒,吼了一声“谁有刀?”

“我有……”

一黑衣汉子拿出一把军刀,递给周鲲。

周鲲接过刀,,怒视苏昊。

人们见周鲲要动刀子,纷纷停手,退开,看好戏。

在众人退开后,周鲲反倒冷静下来,军方的人在旁边盯着,他如果动刀子将苏昊这样的重要逃犯弄死,不好交代。

奈何几百人瞧着他,他已骑虎难下,这时候退缩,会被众人瞧不起,更重要的是,王子文怎么看他?

“周鲲……”

陈佳妮担心周鲲当众弄死苏昊得承担责任,焦急喊一声,她巴不得苏昊惨死当场,可她更在乎周鲲。

周鲲咬牙瞅了瞅手里的军刀。

海山和服金鱼姬清纯美女高清图片

“周鲲,你行不行,不行就退一边去,别挡着大家伙儿。”一纨绔阴阳怪气,故意刺激周鲲。

周鲲下意识瞥王子文,察觉王子文也有点不耐烦,索性豁出去,挥刀劈砍苏昊头顶,用军刀劈砍头顶,看似凶狠,实则效果有限。

毕竟军刀是短刀,短刀劈砍的杀伤力远不如捅刺,何况是砍人体最硬的部位。

蓬!

军刀砍在苏昊头顶,如击败革,弹了起来,不过如今的苏昊并非超凡之身,也不是铜皮铁骨。

锋利刀刃割破苏昊头皮,一抹鲜血从苏昊头顶淌落。

被一帮纨绔挡着的龙炎队员目睹苏昊流血,忍无可忍出手推搡挡路的纨绔,场面变得混乱。

纨绔们嚣张叫骂。

龙炎队员怒目而视。

双方濒临爆发的临界点。

“我的事儿,不用你们管!”

苏昊扭头朝昔日老战友们喊话。

黄利民、苗建国也担心场面失控,万一自己人与一帮京少发生冲突,无论对与错,都得受罚。

两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又一群人赶到。

“子文在哪?”

问话的人正是王云天。

数十人簇拥着面沉似水的王云天。

黄利民见本该在大剧院陪外宾看演出的王云天赶来,有些意外,旋即立正敬礼,龙炎其他人跟着敬礼。

纨绔们也肃然起敬。

王云天之所以能及时赶过来,是因为护着王子文的老仆人给他发了短信,杀他外甥的凶手还要杀他儿子,他怒了。

王云天懒得瞧别人,大步向前。

一大群人簇拥着王云天走向汉白玉基台。

“爸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王子文无暇多瞧苏昊,快步迎向王云天,一帮京少跟在王子文身后,周鲲赶紧扔掉军刀,混入人群。

只剩苏昊一人杵在大殿前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王云天沉声问王子文。

“爸,害死小凯的凶手闯入天道会,想杀我。”王子文说着话转身指背对众人站在大殿前的苏昊。

王云天抬眼凝视苏昊。

苏昊缓缓转身,也瞧向王云天。

两人对视。

王云天脸色骤变,失声道:“亲王殿下……”

亲王殿下?

人们错愕。

此时的苏昊,乍一看颇为狼狈,衣衫凌乱,身上都是脚印,一抹鲜血顺着脸颊淌落,好似受伤不轻。

苏昊貌似狼狈,强者气势犹在。

“爸,他只是长得像那位哈迪德亲王。”

王子文向父亲解释。

“我们又见面了,昨天晚宴上,我们聊的很愉快,你还邀请我在离开前去你家里做客。”苏昊说这话无疑表明身份。

王云天愣在原地,晚宴上的交谈,外人哪会知道的这么清楚,眼前这青年就是哈迪德亲王。

苏昊又道:“昨晚你跟我说,你儿子只比我大六七岁,很仰慕我,我就来这里瞧瞧,没想到你儿子居然用这么粗暴的方式仰慕我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王云天无言以对,无论是什么原因,他儿子围殴国宾,事关重大,搞不好会引发一场外交危机。

“狗急跳墙,竟想冒充哈迪德亲王,可笑。”

王子文以为苏昊急病乱投医,冷笑鄙夷苏昊。

啪!

王云天甩手一耳光,狠狠扇在王子文脸上,这一耳光不只打懵王子文,也使旁观者茫然诧异,不知所措。

“亲王殿下,这绝对是一场误会。”

王云天快步走到苏昊面前掏出手帕想为苏昊擦拭脸上的血。

苏昊抬手挡住王云天的手,道:“这是我被殴打的证据,你不能擦掉。”

王云天傻眼,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。

其他人呆呆瞅着苏昊、王云天。

很多人搞不懂被通缉的亡命徒怎么变成了亲王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王云天扭头怒视王子文。

苏昊就是哈迪德亲王?

王子文难以置信瞅苏昊。

苏昊掏出手机,幸亏他这手机是特制的,非常结实,没被踹坏,他拨通卡扎奇的手机,道:“我遇袭了,在天道会。”

王云天额头冒汗,眼前这年轻人打这个电话,是要把事情闹大,哪怕他真是杀死小凯的凶手,事情闹大,王家也不好收场,急道:“亲王殿下,事关重大,请三思啊!”

“你儿子命人围殴我的时候,怎么不三思?”

苏昊质问王云天。

王云天意识到苏昊这是要坑他儿子,乃至坑整个王家,口气变得冷硬“事情闹大了,对大家都不好,何况你以前是谁,你心里清楚。”

“我以前是谁重要吗?”

苏昊笑意玩味问王云天。

“你……”

王云天无语,眼前这青年说这话,等于承认是姓苏的小子,可正如这小子所说,他以前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的身份。

“哈迪德亲王……”

苗建国怔怔呢喃,这样的反转,恐怕没人能想到。

十几分钟后,迈哈国大批人员赶到,班迪、索米娅由刘公陪同走入挤满了人的大院,瞧清楚苏昊的样子,母子俩大吃一惊。

“师父……”

班迪失声喊,不顾一切跑到苏昊面前。

这成为压垮一些人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,比如周鲲陈佳妮,呆若木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