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是受过教育的,都曾经有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,虽然现在人的三观念正在逐渐改变,但骨子里的善恶是不会变的。

他们会做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情,但并不等于就认为自己做的对。这般提问,也不过是想要知道秦风的回答,想要知道秦风的看法。

虽然程嘉懿是他们的老板,但秦风在他们心里却是整个队伍中的权威。而秦风曾经的身份,也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引人注意。

他们也想要知道秦风的心理是否如他们一般阴暗。

人就是那么奇怪,那么矛盾,也那么不可理喻。

快艇上忽的安静下来,只有马达声和破开海浪的声音。

秦风挺直的后背随着快艇的摇晃动了下,他转过身,面无表情,仿佛不知道前一句问话的真正用意,沉声道:“记住我们的任务。我们是佣兵,我们的任务是保护雇主的安,完成雇主的命令。”

太阳完落到了海平面下,海面上连红色的余光都不见了,天也正在由蔚蓝转为黑蓝。

海面上的波浪忽然大了起来。

杜一一抓住了程嘉懿的手,握在手里。

很多事情如果不去想,直接做,就会很容易地做了,但就怕想。

程嘉懿也看着前方,看着远远接近的陆地。

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

陆地就在眼前,可她的心里忽的生出恐惧出来。

进入半岛,不完是为了杀戮,是因为身后的追杀,为了生存。离开半岛进入战斗民族的国度,同样是为了生存。

在这两个国家,他们实际上并没有主动杀人。至少还能勉强称得上问心无愧。

可现在呢?他们不是为了生存。

唯一可以安慰自己欺骗自己的,就是任务二字。

程嘉懿忽然有些急切,恨不得快艇直接飞到岸上,最好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主动向她攻击,都恨不得要杀死她。

那样,她就可以直接进入到战斗中,那样就不用思考了,也不用觉得内疚了。

秦风会内疚吗?程嘉懿没有侧头,就能看到秦风纹丝不动的后背。他会内疚吗?

远处,陆地在在海平面上出现。

快艇犹如利剑,向陆地扎去。

没有网络真不方便。程嘉懿瞧着秦风展开地图,对应着海边的位置,她自己只是尽力抬着头,看着远处的岸上。

在家那边,才是中秋,这里却是深秋了,随着临近,岸边出现抹火红。

枫叶。

灿烂如云霞。

靠岸之处的沙滩,沙子雪白细腻,整个沙滩视线所及之处,是经过海浪冲刷过的平整,不远处一排很有特色的小房子,也安安静静的。

没有鸟语,也没有人影,房子周围也没有任何活物出现的痕迹。

林大海带着两人往房子处跑去,安东那边也跑出去两人。程嘉懿的视线追随着人影,然后就被火红的那一片枫树吸引了。

就在房子侧面不远,似乎是个类似国内公园的所在,还有着木质的长椅,掩映在高大粗壮的枫树林中。

海风吹来,枫叶微微摇曳着,那一片就仿佛火焰燃烧一般。

林大海几人从房屋处跑回来:“秦哥,没有人,也没有尸骸。”

秦风和安东对视一眼,点点头,“我们往码头去。”

他们来到的是岛国的其中一个比较大的海岛,目标就是岛上唯一的一座海军基地。

据说这个海军基地还有生命活动迹象,也有船只进出港口。

两队人默不作声地沿着沙滩边的公路飞奔着,这一片小小的居住地被甩在身后。

岛国的绿化,在国内的宣传上就是世界顶尖的,程嘉懿还记得她看过一篇文章,说岛国自己是不伐木的,就是伐木了,木料也会密封之后沉入水底保存,留待未来。

整个岛国需要的木料,是依靠进口的。

她不知道那个文章的准确性如何,但能写出那样的文字,也未必是空穴来风。

变异之后的植被生长本来就茂盛的,如今看,就算在海边,小树林这样的绿化,也是随处可见。当然,现在这些不是小树林了,小树林的树木个个都要参天了。

两排人都步履轻盈,奔跑的速度很快。很快,前方依稀出现城镇的模样,道路一侧也出现了被丢弃的车辆。

没有车辆行进的公路,就如没有鸟雀鸣叫的森林般,是死寂,远远望去的城镇,便也如被树木包围住的死寂之城般。

而沿着公路走近之后,却发现那不是仿佛,是真实的。

这原本应该是个绿树成荫,鲜花盛开的小镇,所有的房屋都是二层建筑,偶尔又三层的,就算是很高的了。

每一栋房屋都建在个小花园中,前后都还有树木环绕。

如今,这里房屋仍在,可房屋的墙壁上却爬满了未经打理过的绿植,房前屋后的草坪也变成了草场,杂草蔓延到了房门口,窗户边。

而景观树也长到了可怕的高度,树枝在高空中互相缠绕着,将一栋栋小楼笼罩在浓密的树荫下。

整个小镇就仿佛电影里的恐怖场景。

众人的脚步都不由放轻,仿佛不小心就会惊扰到沉睡在这些房屋内的幽灵一般。

一条公路蜿蜒而平缓地延伸到小镇的深处,仿佛通向未知的地狱。

秦风挥挥手,选择从小镇外绕行。

只要小镇内不是隐藏着逆天的怪物,就会选择继续蛰伏,避开他们这伙人的。

正常人都会这么想的,秦风的想法也一点没有错。但错就错在,秦风是以正常人的思路这么想,这么做的,而小镇里隐藏的变异人,却不是正常人。

有些人的思维,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理解的。

小鹿幸子贴着一棵大树,站在草丛内。

她穿青绿色的民族服装,在黑暗里隐在草丛和绿树站在一起,再屏住了呼吸,平缓心跳,就仿佛不存在般。

在秦风安东一行人接近的时候,说实话她很是紧张。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出现了,还是穿着作战的迷彩服,副武装。

她都准备在这些人搜查小镇的时候,尽快躲回到地下的。

可是这些人的避让让她改变了主意。

带着这么多轻重武器还不敢进入小镇,这些人应该是最低级的变异人。不堪一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