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卡车居然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“吱——”

又是一声,司机连忙踩下刹车,才避免了这场事故的生。

那一瞬,原本凝固的空气终于散开。

一车子的人心有余悸。

司机长长呼了一口气,大冷的冬天,他满头大汗。

小张也是吓得双手合十,一直念着,“老天保佑,刚刚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还以为就这么命丧当场呢。

不过,小张连忙回过头去,“少爷,少奶奶你们没事吧?”

后车座上,男人的手还落在安带上,而女人嘛,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。

这……和想象中的似乎有些不一样?

小张表情一怔,很快的,他也是松了一口气。

夏天悄悄过去 风红色的回忆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嘴里念着,随即小张突然想起前面的大卡车。

脸色一变,小张立即解开安带,怒气冲冲的朝着前面的大卡车走了去。

这可是在路口中段,前面差点生了车祸,而今停在路中间,没有多久,路人纷纷围了过来。

隔着一米的距离,小张破口大骂,“下来!”

“你怎么开车的?!你知不知道你这是逆向行驶?”

……

车子里,司云廷微微拧起精致的眉宇,转而他抬起眼眸看向怀里的女人,语气温和道,“有没有被吓到?”

他倒还好,最重要的是她,他不知道她刚刚有没有受到惊吓。

谁知道,某女人比他还要镇静,“还好。”

“让小张处理完上车吧,回去再说。”

如果刚刚她没有使用技能的话,现下,系统也该宣布任务失败了。

眼眸垂下,眸中潋滟的光芒微微闪烁。

容裳面色冷淡。

看来,是她小看了柏雪。

*

自那天以后,两家的矛盾上升,司云廷开始在工作上打压楚凡。

把那个男人逼得是前后无路,只差暴走。

相比之下,柏雪的生活就真的是豪门阔太太了。

婚后她也没去走T台,每天吃喝玩乐,时不时美一下甲,跟朋友逛街吃饭。

大概是生活过得太无忧无虑了,她也是好久都没有再来找容裳的麻烦。

可她不来,也不代表楚凡不会来。

那一天下午,容裳从公司回来,正在别墅的阳台上浇花,一辆黑色车子从不远处开过来。

隔着好几米远,容裳在阳台上一眼看出是楚凡来了。

潋滟的眼眸微微垂下,她手里拿着浇花壶。

等了好一会,门前的车子停下。

车子开了又关的声音传来,视线里,只见楚凡眯起眼眸抬起头来,正往阳台这边看来。

容裳提唇,淡淡一笑。

等双方的视线对上以后,她直接拿着浇花壶朝下浇了下来。

刹那,“哗啦啦”的,冰凉的水悉数浇到楚凡身上。

“啊!”

恼怒,楚凡大叫了一句。

容裳像是才看到一样,“啊,原来是小外甥来了啊。”

小外甥?

楚凡脸色一黑,“颜冉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颜冉?”女人在阳台前站定,姿态慵懒优雅,这会她拿开浇花壶,看似不悦的跟他说了一句,“你喊我颜冉,不怕我跟你舅舅说吗?”

其实楚凡不说她也知道,这趟他过来,不就是想求她帮他跟司云廷说说情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