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芭乐秋葵向日葵黄瓜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<!–章节内容开始–> “是吗?”夜莺突然戏虐的看着杀手之王弥撒:“如果我告诉,战神陈一飞现在就在这里呢?怕不怕?有种再说一句,战神陈一飞在面前,也不惧?”

“臭女人,胡说什么?陈一飞已经被人解决了,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弥撒还真的被夜莺的话吓唬了一下。

不过想到自己未来是要当地下双王之一的人,如果这么容易被吓唬了,以后怎么面对那些手下,所以想到这里,他又恶狠狠地道:“陈一飞,他应该庆幸自己被解决了,不然的话,我会让他尝尝我这个杀手之王的力量。”

而就在弥撒话落得时候,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边突然掠过一道风声,接着是一道冷笑声响了起来:“是吗?那这杀手之王有多厉害?”

这突然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弥撒的身侧,那里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人影,此时正戏虐的看着弥撒。

弥撒这个手之王更是感觉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,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的?他竟然反应不过来。

黑手王看到这道身影,更骇然的喊了出来:“陈一飞,不可能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而黑手王这呼声更是让弥撒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一股恐惧难以抑制的在他脸上爆发了出来

“……就是战神陈一飞?”弥撒看着陈一飞,下意识的后退。

他刚才虽然嘴硬说陈一飞在他面前,他也能对付陈一飞,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,他连黑手王都打不过,可这战神却是连黑手王都怕的家伙。

“还真有点好笑,这么弱的实力竟然还能号称杀手之王?”陈一飞不屑的看着弥撒,一指点在了他的心脏之上。

校园粉嫩软妹等等兔子来麻花辫清纯美少女写真

噗!~

在陈一飞这一指下,弥撒的心脏顿时爆裂开了一道血花,这所谓的杀手之王也如死狗一样的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了气息。

土鸡瓦狗而已。

陈一飞现在战体修炼成功,即使没有突破地阶,战力也和地阶无二了,一个黄阶不到的家伙在他面前叫嚣,只有死路一条。

看着陈一飞轻描淡写的杀了弥撒这个杀手之王,那些被黑手王召集来的地下世界之人,一个个顿时吓的双腿都有些发软了。

陈一飞身形一闪,出现在了夜莺的身边,一手搂住了夜莺的腰肢,然后将她搂在了怀里,然后冷笑的看着黑手王“黑手王,是急着到我面前找死吗?竟然还敢威逼我的女人?”

“这是骗人的,不可能在这里?不是被那个势力的人解决了?”黑手王看着陈一飞,下意识的后退,却撞到了后面的那个放置神像的台子,被迫停下了脚步,。

“想解决我陈一飞的人很多,但是真正能解决我陈一飞的人却没有,黑手王,如果一辈子都躲起来,也许还能多活一些时日,可惜急着蹦跶出来找死。”陈一飞冷笑的看着黑手王,杀气涌出:“现在该好好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了,上次让侥幸逃了,这一次看怎么逃?”

“陈一飞,别太得意了。”黑手王看了自己的金属假肢一眼,突然咬了咬牙,竟然猛地朝陈一飞偷袭了过去。

黑手王的攻击十分突然,瞬间就到了陈一飞的面前。

不过,以他黄阶的实力却根本没有被陈一飞放在眼里,甚至陈一飞在面对他的攻击的时候,连动弹的兴趣都没有,就那样不屑的看着他。

看到陈一飞轻蔑的眼神,黑手王的脸色阴沉无比,突然猛地按下了金属假肢的机关,那假肢立马裂开来,从里面飞射出了一把短短的刀刃,瞬间刺在了陈一飞的身上。

见到这一幕,夜莺吓的瞪大了双眼,满脸慌张道:“怎么不躲?没事吧?”

而黑手王见到那几把短短的刀刃击在陈一飞的身上,却是疯狂的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陈一飞,再嚣张啊,还不是中了我的杀招,现在该死的是了。”

这假肢正是黑手王失去灵器之后的杀招,因为特殊制作的技巧,这机关内的刀刃威力比黑手王本身的攻击更强更快,这也是黑手王见到陈一飞之后没有逃走,反而选择偷袭的原因。

因为这机关假肢给了他极大的信心。

而看到陈一飞被击中,黑手王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了,就算陈一飞实力比他强,还不是在他出其不意的偷袭之下中招了。

“黑手王,似乎高兴地太早了。”陈一飞突然抬头,冷笑的看着黑手王,接着,竟然做了一个让黑手王吓破胆的动作。

只见陈一飞轻轻的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衬衣,而随着他将衬衣脱下,那几把击中他的刀刃竟然也跟着掉落了下来。

把几把刀刃击中陈一飞之后竟然没有对陈一飞造成丝毫伤害,只是穿透了他的衬衣,挂在了他的衬衣上面。

陈一飞低头看了看那几把刀刃击中的位置,皮肤上面竟然只有留下几个白点的痕迹,连他的肌肤都没有破开。

虽然说是这黑手王的攻击有些弱,但是不得不承认,战体真的是恐怖到极点,要知道他这战体还只是半成品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黑手王见到这一幕,吓的眼睛都要瞪裂了,他可是试验过了这刀刃的威力,就算是钢板也能轻易击穿啊。

陈一飞将那衬衣丢到地上,不屑的看着黑手王“黑手王,以为我是中招了吗?就凭这几把刀刃的威力,我连躲的兴趣都没有。”

“我不相信,这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古代图纸,废了无数财力才打造出来的机关假肢,就是为了对付们四人众,怎么会没效果。”黑手王面对陈一飞的不屑,愤怒的吼出来,那假肢又再次对准了陈一飞,那金属假肢又射出了几把刀刃,瞬间刺在了陈一飞的胸膛之上。

扑!~

扑!~

……

可让所有人惊骇的是,那几把刀刃撞击在陈一飞身上的时候,竟然就掉落到了地上,根本穿不透陈一飞的肌肤。